1.2预告

一下车,就看到new在那清点尸体,一列列的军装,腥红的地板.....

“kla,大忙人,今天竟劳烦您特地过来。”new倚在悍马的车门,可爱的脸却说出戏谑的话。

Kla身边的人举了举箱子,new的脸上充满了向往。

“人呢?”

“你看,在这里,您的人我怎么敢动呢?为了感谢您,我还额外给您准备了一个惊喜。”

看着车里躺着的人,腿上的弹孔令人刺眼。我小心翼翼地将no从车上搬了下来,大步抱到我的车里,“怎么手上还有针孔!?”

“您的怒气不要那么重,就是一点助兴的东西。”

“把东西给他。”

1.2正文

身上十分清爽,虽然被换了一套衣服,但除了腿上被包扎好的伤口外,显然没有受到虐待。

单腿起身,果然老子二十多年的训练是有回报的。既来之则安之,我还是先去洗漱一下,再去会会那个“请我来做客的人”。

嘶...呃,我的嘴唇怎么破了,还看起来那么地肿胀,就好像被人亲肿的‘香肠嘴’,锁骨这红红的一块——吻痕!!!看来,昨天晚上有只猫咪太过火了!!

静静躺在浴缸里,从昨天下午到今早,不过短短13h,自己竟落在这样一个‘秘密基地’,想到昏倒前落地的同事,突然有些烦躁,闭着眼睛缓缓遁入浴缸里,水流在耳边徘徊.....

看着窗外的高低枝桠,清晨的空气格外清晰,像是大山里的雅筑,真是有趣——麻醉&吻痕&雅筑,这个“请我做客的主人”到底想要什么呢?至于昨天的外派,署里的人、MG的异动和隐身装置的失效,这一切到底有什么关联?

也差不多到用早餐的时间了,叨扰主人那么久也是该好好拜访一下!(* ̄︶ ̄)

……分割线

车上医生正在对他进行检查:“没什么大碍,子弹只有麻醉效果,就是小麻烦——他被注射了一剂强剂量助兴药物。”

“可以怎么解除?”

“可以用药缓解,但是他身上有麻醉,两者冲突会对身体有一定伤害,建议还是纾解出来。”

“他什么时候会醒?”

“大概明早。”

这个new不仅让他中弹,还送个“春药植物人”,这笔账之后我们慢慢算。Kla闭起眼睛,“等下把他送到我的房间,还有府里的监控系统加强,任何信息、物体的流通进行监视。”

车上的人发出了疑问:“不是吧,老大,有什么必要,一个腿脚不方便的病患而已。”“

是吗?”注视着身旁的人,‘你可不是一个这样的弱者呢?’kla嘴角绽放了一抹微笑。

“老大笑了,蓝颜祸水啊~”
“你别捂着我.....”

吩咐仆人备好一些补骨头的膳食,回到房里,他就这样安静地躺在我的床上,就像梦里的他一样,就是现在在他昏迷的情况下替他纾解,领带被抽掉,随意扔在地上:“该死的,new这次你给我记着!这份大礼我一定三倍奉还。”

他身上的血渍已被清理,白色的浴袍下是平滑肌理的白色玉石,线条分明的小腹,细长曲线的小腿,他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是那么完美,药效渐渐生效,可爱的脸上浮现了欲望,小可爱也慢慢挺立起来。

虽然我很想要,可毕竟不能让我们的第二次会面变成决裂,唉,握着他的那处动作起来,“啊,嗯~~”听到他可爱的声音,‘fuck’低头舔舐他的脖颈,白色的肌肤下青色的血管若隐若现,仿佛在吸食他的血液一般。

他火热的身体贴近我,我俯身吻住他,品尝他嘴里的津液,他有点不满足我的放手,开始自己动作起来。他自助的样子真是太诱人了,既然没办法做全套,那我就先收取一点利息,算作今晚的服务费。

吻住那脆弱的地方,两只手帮助着其它,他嘴里发出更多可爱声音,“下一次我决不会再放过你。”一不留神,他用手压着我的脑袋向下,朝着口腔深处挺进,几个纵身,白色的液体留入喉咙。

咳咳咳,看来这几年你真是没放弃进步啊~

那这个吻就算是利息吧。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35 )

© 白茯苓120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