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涩

文灵感来自于@翠花天天见
那么牛郎如何?一个游走在纸醉金迷世界的罂粟般的男人,勾人的烟熏眼角是他的标志,为人所不齿,毫无道德底线,却出人意料地向警方提供了一桩陈年大案的翻案证据,他与真正的罪犯势力斡旋多年,只为还冤死的父亲一个清白名声,当雨过天晴后,卸下厚重的妆容,人们才发现他还是个干净微笑着的十七岁少年。

文章走向:@白茯苓120
 只是当年的很多东西再也恢复不到当初了,譬如你我初见于青山亭下,如今相见怕也是隔着斑斑铁窗,不知再见时你的反应,是以不敢见,我只知道当时的策马快意和后来的相抵而笑怕是难再有了,你知道?我在准备见你,我说过再见时只是一介闲人,我在收拾东西,不知道那边的房间有没有窗户?能望见里面的你吗?

可配合Song《沦陷》食用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马尾最后一家店,叫男涩,是家夜店,或者说是一家牛郎店。旁边便利店的老板娘每天看着一群群俊朗的小伙子从里面出来,身边或女或男,每每看到,老板娘都会忍不住叹惋:“都是那么好的小伙子,干什么不好干这个,糟蹋了!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这家店的隔音很是不错,里面牛鬼蛇神,群魔乱舞,外面小巷车行人走,家长里短。今天侍应生有些烦恼,又到了那个日子,搞得来那么多人。这个日子,可是圈里人皆知的查少视察日,说起这个查少,倒是跌破大家的眼镜,他是这个地界查老的唯一独生子,长得白白的,小脸尖得像锥子,那姿色怕是男涩也没有人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上次有几个大小姐看了他走不动腿,扬言要包了他,第二天就消失在N市了。那时候起,大家就开始叫起了查少,也有些牛郎被查少的举动给迷了半死,想要献身以完梦想。但谁也拿不准查少的想法,说他喜欢男的,每次来男涩只是喝几杯新款,喜欢女的,也没听说他去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次有什么新款?”查少在吧台前把玩着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夜涩经理却为难了一下,今天的新款是个牛郎调的,现在正应付着不知道哪个大小姐。跟查少汇报了一下,查杰有些诧异,牛郎调的?“你先让他过来调个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朱戬正跟这几个大小姐聊起最近衣服的潮流,说到前阵子秀场的设计师沉迷男色的事,搞得这些大小姐笑得枝花乱颤。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28 )

© 白茯苓120 | Powered by LOFTER